庄子·说剑

编辑:义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6 22:11:14
编辑 锁定
庄子,名周,战国时代宋国蒙邑(今河南商丘一带)人。大约生于公元前369年,卒于公元前286年。他和孟轲、惠施属于同一历史时代。
一般认为《庄子》是一部庄学丛书,其首要作者是庄周,但并非庄子一人所著。该书分内篇、外篇、杂篇三部分。一般认为内篇是庄子所著,是庄子思想的体现,其完成时间早于外、杂篇,而外、杂篇是庄子后学所为。
《庄子·说剑》属于今本《庄子》杂篇范畴,属于“外王组的作品”,是“通过庄周和赵文王的对话,论述治天下的思想”,但该篇的争议点颇多。现今“我们虽然不敢断定《说剑》就一定是庄派学人所作,庄子就一定去赵国游说过赵王,但否认本篇的人同样拿不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本篇就一定不是庄派所作,也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庄子在他漫长的一生中就没有以策士的形象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上出现过。对于这样一个缺乏确凿证据的问题,否定者可以‘存疑’,而我们也可以‘存信’,但结论最好还是晚一点下为好。” “特会庄生之旨”的郭象对古本《庄子》是有所删改的,但他并没有把《说剑》排除在外,而是把它视为“达致全乎大体者”的三十三篇之一。由此看来,在没有确切实证的情况下,我们不应贸然把《说剑》排除在《庄子》之外。
关于《说剑篇》的成文年代,一般认为是战国末期。[1] 
中文名
《庄子·说剑》
成书时代
战国末期

庄子·说剑《庄子·说剑》全文

昔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余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国衰,诸侯谋之。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说王之意止剑士者,赐之千金。”左右曰:“庄子当能。”
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庄子。庄子弗受,与使者俱,往见太子曰:“太子何以教周,赐周千金?”太子曰:“闻夫子明圣,谨奉千金以币从者。夫子弗受,悝尚何敢言!”
庄子曰:“闻太子所欲用周者,欲绝王之喜好也。使臣上说大王而逆王意,下不当太子,则身刑而死,周尚安所事金乎?使臣上说大王,下当太子,赵国何求而不得也!”
太子曰:“然。吾王所见,唯剑士也。”庄子曰:“诺。周善为剑。”太子曰:“然吾王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髻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王乃说之。今夫子必儒服而见王,事必大逆。”
庄子曰:“请治剑服。”治剑服三日,乃见太子。
太子乃与见王,王脱白刃待之。庄子入殿门不趋,见王不拜。王曰:“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曰:“臣闻大王喜剑,故以剑见王。”王曰:“子之剑何能禁制?”曰:“臣之剑,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王大悦之,曰:“天下无敌矣!”
庄子曰:“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愿得试之。”王曰:“夫子休就舍待命,令设戏请夫子。”
王乃校剑士七日,死伤者六十余人,得五六人,使奉剑于殿下,乃召庄子。王曰:“今日试使士敦剑。”庄子曰:“望之久矣。”王曰:“夫子所御杖,长短何如?”曰:“臣之所奉皆可。然臣有三剑,唯王所用,请先言而后试。”
王曰:“愿闻三剑。”曰:“有天子剑,有诸侯剑,有庶人剑。”
王曰:“天子之剑何如?”曰:“天子之剑,以燕谿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魏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秋,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剑也。”
文王芒然自失,曰:“诸侯之剑何如?”曰:“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此诸侯之剑也。”
王曰:“庶人之剑何如?”曰:“庶人之剑,蓬头突髻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决肝肺,此庶人之剑,无异于斗鸡,一旦命已绝矣,无所用于国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
王乃牵而上殿。宰人上食,王三环之。庄子曰:“大王安坐定气,剑事已毕奏矣。”于是文王不出宫三月,剑士皆服毙自处也。[2] 

庄子·说剑《庄子·说剑》所呈现的武术思想

“吴王好剑客,百姓多创瘢;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东汉以前,剑是军队作战的主要装备,在统治阶级的提倡下,春秋战国时期佩剑、斗剑、练剑、论剑、相剑成为时代风尚。
《庄子·说剑》对当时的斗剑、练剑之风进行了详尽的描述,“昔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日夜相击于前,死伤者岁百余人,好之不厌,如是三年。”这些剑士“皆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这段话清楚地向我们提示:此时已出现了依附权贵、专门的斗剑阶层,他们斗剑的目的是满足于统治阶级的娱乐需要。此时习剑的文字材料还有:《史记·刺客列传》中荆轲“好读书击剑”,他“尝游过榆次,与盖聂论剑”,当鲁勾践听说荆轲刺秦失败后说:“嗟乎,惜哉!其不讲于刺剑之术也”的感慨;《史记刺客列传》中的豫让也使剑,当赵襄子“使使持衣于豫让”时,“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遂伏剑自杀”等等。
以上这些文字材料加之当今考古界大量出土的先秦古剑互证,大体可以看出,春秋战国时期,人们习剑的风尚。社会上的好剑之风,造就了一批武艺高超的剑术家。如“迫则能应,感则能动”的剑客鲁石公、“弄七剑,迭而跃之,五剑常在空中”的宋艺人兰子、“在赵者,以传剑论显”的司马氏等等[3] 
《庄子·说剑》是“庄子后学”借剑喻理,阐述作者的治世之道的,文中所提出的关于三种剑的言论,目的是为了说明治国安邦的道理。但是“三乘剑术”理论的提出“启迪了中国武术的精神,为剑侠文学的恣肆驰幻提供了先兆,却是当之无愧的”。更为重要的是文中所提出的“后发先至”理论至今仍被武术界奉为圭臬,影响了武术思想的发展。

庄子·说剑示虚掩实、后发先至理论的提出

《庄子·说剑》是一篇庄子说服赵文王停止斗剑的寓言故事。说的是赵文王喜欢击剑,于是日夜斗剑,死伤无数。经过三年,国家衰弱,诸侯图谋攻取赵国。太子悝对此十分忧愁,于是召集人商量对策,大家推荐庄子去说服文王停止斗剑。
当庄子见到文王时,说自己的剑法“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文王大喜,说“天下无敌矣”。庄子接着说出了他的剑道理论:
“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
关于上述几句话,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种认为:
示之句:别人看来不觉踪影。开之句:开剑则显得锋利。后之两句:似未发而已经先至。形容神速。
另一种则认为:
先示人以虚空,给予可乘之机,发动在后,抢先击至。
这两种解释当以后一种更为接近原义,这四句话可意译为:“懂得剑道、会用剑的人,要故意把‘弱点’显露给对手,引诱对方让他感到有机可乘。当对方进攻时,已经落入了我方预先设计好的圈套,然后我方再根据实际情况防守反击,如此往往能达到后于对手发动进攻,却能抢先击中对手的目的。”这种武学思想的伟大贡献就在于它突破了“先发制人”、“以力制力”的技击原理,为后来讲究“柔弱胜刚强”的传统武术思想提供了经典源泉。
《庄子·说剑》的这种思想并非一蹴而就、突如其来。它体现了“庄子后学”对当时“上斩颈领,下决肝肺”的击剑技巧的深刻认识,与《孙子兵法》有一定的承继关系。《孙子兵法》认为: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扰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凡用兵之法,……莫难于军争。军争之难者,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故迂其途而诱之以利,后人发,先人至,此知迂直之计者也。”
另外,在《荀子》中亦提到了后发先至的问题,该书曰:“观敌之变动,后之发,先之至,此用兵之要术也。”
显然,《庄子·说剑》的“示之以虚”四句的意思是“卖个破绽给对方,让他以为有机可乘,然后出其不意击败对方”。这种“诡道理论”与孙子所说的“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以迂为直,以患为利”思想有相同之处,其目的就是收到“后人发,先人至”的功效。这种用武思想对后世的武术思想影响深远,这一点在后世的文学作品中亦有所体现。
如《三国演义》中有:
战不十合,(傅)佥卖个破绽,王镇便挺枪来刺;傅佥闪过,活捉镇于马上,便回本阵。
严颜见了张飞,举手无措,交马战不十合,张飞卖个破绽,严颜一刀砍来,张飞闪过,撞将入去,扯住严颜勒甲绦,生擒过来,掷于地下。
水浒传》中有:
当时两个斗了十数合,那先生被武行者卖个破绽,让那先生两口剑砍将入来,被武行者转过身来,看得亲切,只一戒刀,那先生的头滚落在一边,尸首倒在石上。
可以看出,傅佥、张飞、武松都懂得“示之以虚,开之以利”的“诡道”理论,先卖个破绽给对方,让对方觉得有利可图,然后出奇制胜,制服对手。

庄子·说剑三乘剑术理论的提出

当文王在他的剑士经过七天的比赛,死伤了六十多人,从中挑选出优秀者五、六人,准备与庄子比试的时候。庄子以比喻的手法说出了他的“三乘剑术”理论——天子剑、诸侯剑和庶人人剑。
他认为“天子之剑,以燕溪石城为锋,齐岱为锷,晋卫为脊,周宋为镡,韩魏为夹;包以四夷,裹以四时,绕以渤海,带以常山;制以五行,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矣。”
“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亷士为锷,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镡,以豪杰士为夹。此剑,直之亦无前,举之亦无上,案之亦无下,运之亦无旁;上法圆天以顺三光,下法方地以顺四时,中和民意以安四乡。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者矣。”
而“庶人之剑,蓬头突鬓垂冠,曼胡之缨,短后之衣,瞋目而语难。相击于前,上斩颈领,下决肝肺。此庶人之剑,无异于斗鸡,一旦命已绝矣,无所用于国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剑,臣窃为大王薄之。”

庄子·说剑《庄子·说剑》的武术思想史意义

剑崇拜是中国古代兵器崇拜之一,在《列子·汤问》曾有这样的传说,孔周自称他有含光、承影、宵练三剑。此三剑的共同特征是锋利无比,斩物若无。“庄子”说自己“善为剑”值得推敲,但生活在尚剑环境中的“庄子”懂剑当无疑问。不然他就不会有精彩的上述议论。为此,本研究认为,《庄子·说剑篇》尽管是一篇寓言,但“庄子”的言论还是一篇极好的武学思想材料,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其武术思想史意义主要有:
(1)明确地指出了比剑用武的理论,指出了剑虚实、先后的关系,并明确的提出了“后发先至”的武学主张。“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四句被后来剑家奉为经典,其基本思想就是诱敌来攻,然后根据形势,后发制人。这里已经典型地反映出后来中国武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防守反击战略”。
(2)把剑术分为三类,说下类剑法无疑于“斗鸡”,上类剑法则是“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下绝地纪”。这些说法经常被后来的剑家引用。
(3)“庄子”在论述天子之剑时提出了“制以五行”、“开以阴阳”的问题,明确地以“五行”、“阴阳”立论,开后世运用“阴阳”、“五行”等哲学概念诠释武术理论之先河。
(4)开始用实战挑选的方式选拔人才,挑选的方式估计是随机配对,死伤者淘汰,与今天赛制的单败淘汰制有点类似。
参考资料
  • 1.    金德三.《<庄子>外杂篇研究》,【博士学位论文】.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2年。
  • 2.    崔大华:《庄学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 3.    申国卿,丁建岭:《<庄子·说剑篇>透露出的武术文化信息》,《山东体育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词条标签:
中国体育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