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券

编辑:义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17:12:5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外汇兑换券一般指外汇券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外汇券,全称中国银行外汇兑换券,俗称“外汇兑换券”、“外汇券”,为中国银行发行,曾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流通、特定场合使用,面额与人民币等值的一种特定货币,分为1979年和1988年二个版本,外汇兑换券自1980年4月1日开始流通。1995年1月1日停止使用,中国银行回收。
中文名
外汇券
全    称
中国银行外汇兑换券
流通时间
1980年4月1日
停止使用
1995年1月1日
俗    称
外汇兑换券

外汇券历史

编辑

外汇券综述

外汇券始发行于1980年4月1日,止于1994年1月1日,并于1995年1月1日起停止流通。面额分为1角、5角、1元、5元、10元、50元、100元7个券别,全套总面额为316.6元。外汇券分1979年版和1988年版两种,其中1988年版只有 100元和50元两种面值。外汇券以前作为一般等价物是人见人爱的“宠儿”,今天则成为收藏界的“新贵”。

外汇券沿革

1988年版 100元则在1979年版的基础上将色调做了调整,以浅绿色作主色调,其它未变。1988年版则以浅褐色作主色调,正面以桂林漓江春色作主题,反映了祖国秀丽迷人的自然风光。1979年版100元券以灰黑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70×170毫米,正面以长城作主题,万里长城,延绵万里,景色壮丽,代表着中华文化的源远流长;50元券以紫红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与五十元一致,正面以桂林象鼻子作主题;10元券,以蓝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66×164毫米,正面以长江三峡作主题;5元券以褐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62×158毫米,正面以黄山风光作主题;1元券以绿色、浅绿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58×152毫米,正面以杭州西湖三潭印月作主题;5角以紫色、浅黄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52×134毫米,正面以北京天坛作主题;1角以褐色、浅黄色作主色调,票面幅度为48×127毫米,正面以黄果树瀑布作主题。
1988年外汇兑换券 1988年外汇兑换券
外汇券无论面值大小,其背面均为中英文对照的“本券的元与人民币元等值;本券只限在中国境内指定的范围使用;不得挂失。”
总之,外汇券完美的设计构想、独特的雕刻绘画风格都有很高的艺术价值。最后,由于外汇券限量发行,后在1995年1月1日起,外汇券在市面上停止流通,中国银行回收,因而流落在民间的数量十分有限。非凡是1979年版的高面值券种稀少,要凑齐一整套全套的外汇券是十分不易的。
友谊商店:当时一户家庭一个月只能领到四包香烟,新婚家庭才能领到糖吃,更不要说电视机,自行车,你拿着钱还要凭票......但凭外汇券在友谊商店就能买到

外汇券价值

编辑
外汇券的收藏价值主要在于:
1、外汇券是我国改革开放这一非凡历史时期的记录和见证,是珍贵的一段历史的反映。
2、外汇券纸质优良,印制精美,“中国银行”潇洒秀美的几个字又出自书法大家郭沫若之手,图案表现的都是祖国的美丽河山。
外汇券与第一、第二套人民币相比,品种较少,价格较低,很适合中小钱币收藏者投资参与,再加上它的图案均以我国名胜古迹为画面,具有很高的艺术品位和收藏价值。每种外汇券的价格都大幅度上升,少则增值五六倍,多则增值几十倍。非凡是低面值的壹角、贰角、伍角和壹元券,由于市场价比较低,上涨空间大,具有极大的增值潜力,是外汇券中的强势品种。

外汇券曾经的特权

编辑
1993年12月30日一大清早,数十位外国驻华大使、大使夫人以及来华的外商们蜂拥进北京的一家免税店,焦急地把他们看到的货架上的一切东西尽量塞满他们的购物包。
这次疯狂的购物并非是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而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央行的一纸公告:12月29日晚间,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从1994年1月1日开始停止发行外汇兑换券(简称外汇券)。尽管央行的通告非常清楚地说明现存的外汇券仍然可以暂时流通,但外汇券的拥有者们还是觉得越快花完手中的外汇券心里越踏实。
这家位于北京建国门附近的免税店毗邻使馆区和许多外商办公的写字楼。在30日这一天,营业额比平时多了9倍。该店一名姓董的经理在当天接受《中国日报》记者的采访时说,“生意比圣诞节的时候都红火,看来我们元旦的假都不能放了”。
在跨国公司云集的国贸写字楼里也是一片混乱。许多当时在外企工作的中国雇员的工资都是以外汇券的形式支付的。因此,他们非常急切地想知道他们的老板是否会弥补由于外汇券停止发行而给他们带来的损失。虽然理论上讲,外汇券应该与人民币等值,但在黑市上,它们的价值比同样面值的人民币高出30%。
“我们都急死了”,一名在香港贸发局工作的中国员工告诉《中国日报》的记者。

外汇券特权货币

1980年4月1日,中国开始发行外汇券。1995年1月1日,外汇券最终退出市场。在这15年间,中国实行了非常独特的双货币制度——人民币和外汇券同时在市场上流通。
在改革开放初期,来华访问的外国人、归国的华侨和港澳台同胞日益增多,而中国的市场供应还非常紧张,国内居民的日常用品(如粮油、肉、布等)还实行定量供应。为满足来华的外国人及归侨的需要,中国兴建了一批宾馆和商店。然而,当时国内是禁止外币流通的。为了便于他们在这些场所购买物品和支付费用,同时又使他们区别于国内居民,国务院于1980年4月1日授权中国银行发行外汇兑换券。外籍人士须将所持外币在中国银行或指定的外汇代兑点兑换成外汇券,并在指定范围内与人民币等值使用。离开中国大陆时,他们可以选择将外汇券换回硬通货或留着以备下次来华时使用。很多外国人当时都管外汇券叫“旅游货币”。
外汇券有100元、50元、10元、5元、1元、5角、1角7种面值,与人民币等值,背面是具有代表性的中国风景名胜画面,如三峡、长城、天坛等。
当时,外汇券是特权货币。正如美国爱荷华大学的新闻学教授Kenneth Starck在《画龙点睛》一书中描写的那样,“如果钱能说话,外汇券的声音比人民币大50%”。Kenneth Starck于1986年来到中国,在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院教授英语新闻专业的写作课程。他对外汇券的使用深有体会,有了外汇券,人们在中国就可以买到进口商品,可以在特殊的地方消费,还可以换美元,这些都是人民币所没有的功能。
外汇券只能在特定的地方使用,如宾馆、友谊商店、免税店等等;也只有在这些地方,人们才能买到当时被视为奢侈品的高档货——人头马的洋酒、万宝路香烟、彩电、瑞士手表。一些有中国特色的手工艺品和丝绸等也能在友谊商店买到。
但渐渐地,拥有外汇券就不是外国人的专利了。有一些大陆居民从他们的海外亲戚朋友那里能得到一些外汇券。一旦拥有外汇券,他们立刻成为他们的同事、邻居和朋友眼红的对象,因为外汇券就是出入友谊商店的特殊通行证。
外汇券的这种特权引起了很多担忧,甚至是外国人的担忧。1980年9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理查?罗伯逊的来信,“我是一个对现代中国的成就深为钦佩的人,现在向你们写这封信。最近我在中国作了为期两周的访问,刚刚回到美国。所到之处,中国人民的生气勃勃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相信到了2000年,四个现代化一定可以实现。但是我必须承认,对外国人的优待和对中国公民的歧视这种不平等的待遇使我深感不安。我指的是对非中国公民发行的外汇兑换券。凭这种外汇兑换券,外国人可以在特殊的旅馆住宿,在特殊的餐馆就餐,在特殊的商店购买东西——所有这些特殊的地方一律不接待中国公民。这种制度使人想起19世纪时清政府给予外国人的特权。此外,那些专为外国人设立的特殊的等候室等等也似乎是不必要的。作为一个外国人,我对这些特殊待遇感到不安,这些特殊待遇会助长并加深优越感和自卑感。我强烈主张对此给予重新考虑”。
Starck教授在自己的书中将此双货币制度描写为“令人质疑的”和“有害的”。“外汇券贬低了官方货币的价值并鼓励了黑市交易”,他写道。
但是,大陆居民仍然试图用各种办法来获得外汇券。自20世纪80年代起,越来越多的中国居民开始走出国门,出国留学或探亲,他们需要外汇券来换美元,甚至连学生们考托福的报名费也需要用美元来交。对外汇券和美元的强烈需求直接催生了整整一代倒汇者——俗称“黄牛”。

外汇券黄牛

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外国人在北京或者其他中国主要旅游城市听到的最多的招呼也许是“换钱吗?换钱吗?”黄牛们冒着坐牢的风险在大陆居民对外汇券的渴望和外国人对人民币的需求中找到了商机。有了人民币,外国人就可以在任何商店和餐馆消费;而人民币和外汇券的价差使倒汇成为利润丰厚的职业——尽管这是非法的。
1994年以前,中国的汇率制度也是双轨的。一个是由国家外汇管理局制定的官方汇率,大概在1美元兑元人民币,另一个是企业外汇市场汇率,当时大概在1美元兑元人民币。只有大约20%的外汇交易是按官方汇率来进行的。1994年1月1日,这一双轨制度被废除。
但在双轨制废除以前,个人可以用外汇券按官方汇率换美元等硬通货。如果人们手里只有人民币,那么他们只能到黑市上换美元。通常,黑市的汇率比为企业服务的外汇市场价格还要高,常常是1美元约兑9元人民币。跟美元的黑市汇率相对应,当时外汇券的黑市价通常是130元人民币换100元外汇券。
黑市的交易常常是在阴暗的小巷里进行的,要不就是在自由市场的摊位后面。进行交易时,双方都会警觉地看看对方身后是不是有警察的身影。一旦交易完成,黄牛们迅速将外汇券换成硬通货再卖给急需美元的大陆居民,而外国人则拿着他们非法得来的人民币享受出入任何餐馆和商店的自由。
兴旺的黑市买卖迅速蔓延到了全国。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昆明等旅游城市都能看到各式黄牛的身影,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他们日夜守候在繁华的商业区或旅游宾馆附近,等待商机的到来。而与此同时,在中国银行的分支机构外面也总能看到黄牛们拦住任何一个他们认为有可能成为他们顾客的行人。“要外汇券吗?”他们常常会主动地问。
甚至在央行宣布1994年汇率并轨、停止发行外汇券后,黄牛党也没有销声匿迹。大陆居民仍然没有官方渠道去购买美元,而对美元的需求越来越高,于是黄牛们依然能找到生存的空间,只不过他们的问题从“要外汇券吗?”改成了“要美元吗?”
直到1998年中国开始逐渐放开个人购汇,情况才开始有所改变。当年,外管局规定个人因私出境一次可购汇2000美元。2003年9月,这一额度提高到个人因私出境6个月以内为3000美元,6个月以上为5000美元。2005年8月,上述个人购汇额度分别被提升为5000美元和8000美元。
从2006年5月1日开始,中国实施了年度购汇管理制度。居民每年可购买2万美元外汇。这一额度在2007年2月1日提高到5万美元。
随着中国居民购汇额度的提高,一度红火的黄牛生意一蹶不振了,黄牛们不得不另谋出路来维持生活。

外汇券收藏

需要转型的却远远不止黄牛们,友谊商店和免税店同样面临着考验。这种特殊商店中有很多已经转为普通的百货店,尽管一些店还保留着友谊商店的名称。
位于朝阳区惠新东街的外汇商品大楼曾经是北京最大的一家专收外汇券的商店之一。20世纪90年代初,用外汇券在这座大楼里购物是一件令人眼红的事情。在转型中,它摇身一变,成为了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
然而,外汇券却成了某些人的新宠——这一次是在收藏品市场上。
在北京的邮币市场上,一整套7个面值的外汇券售价可达1万元。在厦门,一张背面是天坛图案的5角面值外汇券能卖到9元,而背面是长城图案、面值为100元的外汇券则标价1000元。
专家认为,由于大部分外汇券都被中国银行回收了,现存于居民手中的外汇券数量非常有限,外汇券作为收藏品还存在巨大的升值空间。

外汇券样本

编辑
外汇券1979年版壹角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壹角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角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角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壹圆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壹圆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圆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圆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拾圆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拾圆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拾圆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伍拾圆券——反面
外汇券1988年版伍拾圆券——正面
外汇券1988年版伍拾圆券——反面
外汇券1979年版壹佰圆券——正面
外汇券1979年版壹佰圆券——反面
外汇券1988年版壹佰圆券——正面
外汇券1988年版壹佰圆券——反面
词条标签:
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