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K党(美国民间仇恨团体)

编辑:义举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3 20:29:39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3K党一般指三K党(美国民间仇恨团体)
三K党(Ku Klux Klan,缩写为K.K.K.),是美国历史上和现在的一个奉行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和基督教恐怖主义的民间仇恨团体,也是美国种族主义的代表性组织。三K党是美国最悠久、最庞大的恐怖主义组织。Ku-Klux二字来源于希腊文KuKloo,意为集会。Klan是种族。因三个字头都是K,故称三K党。又称白色联盟和无形帝国[1] 
三K党是美国历史上和现在的一个奉行白人至上主义运动和基督教恐怖主义的民间团体,也是美国种族主义的代表性组织。据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调查显示,今天美国大概有72个分支,共计2000到3000名三K党成员。Nordic Order Knights和Rebel Brigade Knights等组织也信奉三K党。[2] 
中文名
三K党
外文名
Ku Klux Klan
国    家
美国
特    点
美国最悠久、最庞大的恐怖主义

三K党历史沿革

编辑

三K党来源

三K党于1866年由南北战争中被击败的南方联邦军队的退伍老兵组成。在其发展初期,三K党的目标是在美国南部恢复民主党的势力,并反对由联邦军队在南方强制实行的改善旧有黑人奴隶待遇的政策。这个组织经常通过暴力来达成目的。
从1866年到1867年,该组织成员开始破坏黑人的祈祷会,并且在夜中闯入黑人住宅抢走枪支。这些行动部分带有之前田纳西州的“黄色夹克衫”、“红帽”等自卫警察团的影子。
1867年,三K党在那什维尔召开大会,并发表了由前南方邦联军队乔治·高登准将起草的章程,开始发展成为一个全国性组织。数周后,曾做过奴隶贸易的前邦联军队将军内森·贝福德·福瑞斯特被选举为首任全国领袖。
1871年,尤里西斯·格兰特总统签发了三K党和执行法案,强行取缔了这个政治组织,可此后仍有不少此类暴行发生。[1] 

三K党重组

单个使用这个名称的组织是在1915年由威廉·西蒙斯在亚特兰大附近的石头山顶建立的。这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其宗旨在于赢取白种新教徒对于黑人、罗马天主教徒、犹太人、亚裔及其他移民的相对优势地位。尽管这个组织宣扬种族主义,并且实施私刑和其他暴力行为,但是却在美国公开运作,并且在1920年代的巅峰时期拥有400万成员,其中包括在政府各级机关中的政治家。在经济大萧条时期,该组织的发展跌入了低谷,并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因为征兵或者志愿参军而损失了很多成员。
该组织的名字“Ku Klux Klan”也曾经被其他许多组织所使用,其中包括1960年反对民权法案和鼓吹人种差别待遇的组织。在当今美国和其他国家,仍有数十个组织使用全部或者部分词语作为名称。[1] 

三K党组织目标

编辑

三K党成员派系

三K党创始人内森·贝福德·福瑞斯特 三K党创始人内森·贝福德·福瑞斯特
三K党希望能够控制被解放黑奴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其中主要包括限制黑人的受教育权,发展经济的权利和选举权等。上世纪20至30年代,三K党中有一个称作黑军团的派系在美国中西部活动非常猖獗。黑军团是三K党中最为暴力血腥的组织,他们身穿黑色海盗服,以袭击和暗杀共产主义者或社会主义者而恶名昭著。[3] 
从创建之初开始,“三K党”成员就具有强烈的宗教色彩,但同美国一般的基督徒和天主教徒不太一样。“三K党”人宣称,新近移民美国的人可能会破坏这个国家的风俗和价值观。“三K党”反对天主教,厌恶爱尔兰人南欧人。因此,“三K党”所招募的对象都属于反对美国现行移民政策的极端种族主义分子[1] 

三K党宪政重建

三K党的主要目标是与宪政重建作斗争。在内战结束后,南方诸州
三K党 三K党
在社会和政治上经历着剧烈的变革。由于国会通过了实现种族平等的法令,当地的白人将之视为对其种族优势地位的威胁,因此企图抵制这种变革。除此之外,三K党也希望能够控制被解放黑奴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其中主要包括限制黑人的受教育权,发展经济的权利和选举权等。于是,暴力成为了三K党实现目标的最佳手段。但是,三K党实施暴力的对象并不局限于非洲裔美国人。南方的共和党人也经常成为无辜的受害者。由此,三K党成为了民主党的暴力工具。另外,随着南方邦联政府的统治的结束,当地的高加索系白人恢复了他们的社会地位,并开始实施种族隔离政策[1] 

三K党成员性质

在一次报纸的采访中,弗雷斯特宣称三k党在全国拥有55万男性成员,另外尽管他本人不属于该组织,但是他非常支持这个组织,而且能够在5天内召集4万三K党员。他还宣称,三K党最大的敌人并非黑人,而是“带着旅行包的人“(Carpetbaggers,暗指内战后迁移至南方的北方人)和“无赖”(Scalawags,暗指南方的共和党白人)。事实上,这番话并非全是谎言。三K党也将上述白人群体作为目标,尤其是战后随着“自由人委员会”来到南方的教师。这些教师中很多人在战前就是积极的废奴论者,并且在地下铁道运动中表现活跃。许多南方人相信,当地的黑人正是受了这些北方人的教唆鼓动才投票支持共和党的。[1] 

三K党组织形式

事实上,弗雷斯特领导的全国性组织对于当地三K党成员并没有太大的约束力,后者有相当高的自治性。一个三K党官员宣称,“所谓的总乾事只是有名无实,对于那些在复仇和私刑这些超出三K党宗旨的暴力活动中表现最积极的年轻人,我毫无任何权威可言。”1869年,弗雷斯特宣布“该组织的活动已经超出了当初伟大的爱国宗旨,变成了危害公众安全的犯罪行为”,下令解散三K党。但是,这个命令收效甚微,原因是各地组织缺乏可信的交流渠道。因此,有许多三K党组织在缺乏中央机关的情况下依然在各地活动。正如弗雷斯特对自己的三K党成员身份的公开否认一样,许多人认为这个命令只是为了保护他自己免受法律的惩罚而已。[1] 

三K党组织法案

1871年,尤里西斯·格兰特总统签发了《三K党和执行法案》(The Klan Act and Enforcement Act),宣布该党为非法组织,并且授权政府强行取缔该组织的活动。数百名三K党成员被判罚款或入狱,并且在南卡罗来纳州部分地区,人身保护令状也被限制适用。这些行动取得了成功,三K党在南卡罗来纳州几乎销声匿迹。1882年,三K党法案被判为违宪法令,虽然三K党大势已去,但他们也实现了部分目标,例如否定黑人的政治权利等。[1] 

三K党重要事件

编辑

三K党抵制变革

内战结束后,南方诸州在社会和政治上经历着剧烈的变革。当地的白人将之视为对其种族优势地位的威胁,因此企图抵制这种变革。由于国会通过了实现种族平等的法令,因此南方白人的代表民主党无法通过立法来维持白人一直以来的地位。除此之外,三K党也希望能够控制被解放黑奴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其中主要包括限制黑人的受教育权,发展经济的权利和选举权等[1] 

三K党重建

三K党 三K党
第二次三K党成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普遍认为它的成立与伍德罗·威尔逊总统以及葛里菲斯导演的著名影片《一个国家的诞生》(1915年)有着莫大的关联。在观看完这部影片后,威尔逊总统评论说“这就像是一部用闪电写成的历史,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他那完美的真实。”这部影片是根据托马斯·迪克松的两部小说《同族人》(The Clansman)和《美洲豹的斑点》(The Leopard's Spots)改编而成的。原作者期望“通过重现一段美好的民主党历史来革命性地改变北方人观念”。这部片中将三K党获得成功的地区说成是中西部地区,而事实上应该是美国南部。许多社会底层的白人在观看此片后,都认为他们的贫穷是由黑人或者犹太银行家造成的,这种宣传手法与纳粹德国相类似。这部影片导致了三K党在美国全国的风行。在洛杉矶的试映式上,打扮成三K党成员模样的演员被雇作广告宣传员,而之后在亚特兰大的正式首映式中,重新集结起来的三K党员走上街头欢呼雀跃。在有些地方,狂热的南方观众甚至朝舞台银幕开枪。
在这一年,另一件导致三K党复活的重要事件是犹太人工厂主里奥·弗兰克被私刑处死。当时的地方报纸报道了一则耸人听闻的消息:在一家犹太人开办的工厂里,业主里奥·弗兰克对其员工''玛丽·帕甘''实施了性犯罪并谋杀了她。在佐治亚州的一次充满疑问的审判中,弗兰克被宣判犯有谋杀罪(由于法庭内聚集了暴力民众,因此在陪审团宣布结果时被告与辩护律师并不在场)。弗兰克的上诉也被驳回(高等法院法官奥利弗·温戴尔·赫尔姆斯表示了不同意见,因为他认为审判不符合合法的诉讼程序)。执政官将弗兰克的刑罚减为终身监禁,但是一群自称“玛丽·帕甘骑士”的人将弗兰克从监狱劫走,在私刑中将其绞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谋杀案中的证据显示真正的凶手是一名具有犯罪前科的黑人''金姆·科恩雷'',他是工厂的看门人,案发后有人发现他在洗一件带有血迹的衣服。
对于许多相信弗兰克有罪的南方人来说,这起案件与《一个国家的诞生》有着异常的联系。因为他们将被害人''帕甘''联想成片中为了避免被黑人强奸而跳下悬崖的女性角色Flora。在这起事件后,再次集结起来的三K党人将“反犹太”、“反天主教”、“反移民”加入他们的诉求之中。
弗兰克审判被佐治亚州的政治家兼出版商托马斯·沃森所利用,这位杂志主编在后来成为三K党的领袖人物,并被选为参议员。1915年,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三K党员与“玛丽·帕甘骑士”组织的成员在一个山顶召开了成立大会,宣布新三K党的诞生。
新三K党同时是一个盈利组织,同时也参与了当时流行的兄弟组织。与初期三K党不同的是:老三K党的背景是美国民主党和南部各州,而新三K党的成员来自民主党和共和党双方(后者的比例稍低),并且影响力遍及整个美国,甚至在一些州对政治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此后,新三K党因为卷入了大卫·斯蒂芬森强奸谋杀案而跌入低谷。斯蒂芬森是三K党在印第安纳州和其他14个州的领导人(称号是Grand Dragon),他在一件轰动一时的案件里被指控强奸并谋杀了一位年轻的女教师''Madge Oberholtzer''。(被害人多次被斯蒂芬森殴打,以至于有人听到她说自己“被''食人兽''撕咬过”)。1930年代,第二代三K党开始走向衰弱,并在1944年解散。此后,Ku Klux Klan的名称被一些相互独立的组织所使用。
20至30年代,三K党中有一个称作黑军团的派系在美国中西部活动非常猖獗。与一般身着白色长袍的三K党员不同,他们身着黑色的海盗装。黑军团是三K党中最为暴力血腥的组织,他们以袭击和暗杀共产主义者或社会主义者而恶名昭著。
美国民俗学者和作家Stetson Kennedy在二战后曾深入三K党进行调查,并将该组织的信息甚至一些暗号都提供给《超人》广播节目组,最后该节目推出了一个介绍三K党的专题节目。Kennedy试图解开三K党神秘的面纱,而且他对三K党仪式以及暗号的解说也对该组织的人气带来了负面的影响。
在一些事件中,三K党的攻击对象开始展开反击。1958年北卡罗来纳州,三K党成员在两个结识白人的Lumbee印第安人家中燃烧了十字架,并在附近举行了三K党的夜间集会,结果他们发现被数百名手拿武器的印第安人包围了。最后双方发生了枪战,而三K党成员被迫撤退。[1] 

三K党后期

塞缪尔·鲍尔斯 塞缪尔·鲍尔斯
二战后使用三K党名称的数个组织被认定是对1960年代的美国民权运动的反抗。1963年,两个三K党成员在亚拉巴马的一个民权组织举行聚会的教堂内制造了爆炸案。这起事件导致了4个年轻女孩的丧生,也激起了极大的民愤。最后这反而促进了1964年民权法案的通过。1964年,联邦调查局开展了“反情报计划”,试图渗透并摧毁三K党组织。这项计划在民权运动中的意义是多重性的。这是因为在行动中,情报人员使用了渗透、假情报、以暴制暴等手段,这不仅用来对付三K党以及“气象员”等极左和极右的组织,而且也被用于针对马丁·路德·金领导的南方基督教领导会议这样的非暴力组织。这种两面性最典型地体维奥拉·刘佐是一名出身于南方的白人妇女,当时她与另外4名成员从底特律的家中出发去南方参加一个民权运动会议。刘易佐在公路上被一辆车中的四名三K党成员开枪打死,其中有一名是联邦调查局的卧底。惨案发生后,联邦调查局散布谣言宣称受害人是一名共产主义者,并且为了和黑人民权运动成员发生性关系而抛弃了自己的孩子。尽管联邦调查局上述行动的两面性,一名在1979年打入三K党内部的报社记者杰里·汤普森公开说,反情报计划非常成功地摧毁了三K党组织。三K党内部两个敌对的派系互相指责对方的领袖是联邦调查局的卧底,而最终其中一方三K党骑士的领袖Bill Wilkinson被发现果然是为联邦调查局服务的。
在这个时期,对三K党的反抗也开始扩大化。汤普森报道说,在他混入三K党的时期内,他的汽车曾经被枪袭击,而他本人也被黑人小孩公开叫骂。一次三K党的集会也因为附近的军事基地内的黑人士兵的捣乱而陷入混乱。三K党的行动经常会遭到敌对的抗议,有时也会包括暴力行为。
三K党在诉讼案件中的劣势刺激了人们不断寻求司法手段来打击其发展。例如1981年迈克尔·唐纳德被执行私刑案件导致了一起司法审判,最终使得“美国联合三K党”这个组织的崩溃。汤普森指出,许多不在乎刑事逮捕的三K党领导人在面对“南方法律中心”提出的高达数百万美元的民事赔偿案件中,不得不收敛其行为以节省对付该类法律案件的费用。但是,诉讼也是三K党人使用的手段,例如汤姆森的书就因为三K党提出的名誉中伤诉讼而被迫取消出版。
此后,三K党也可以转变为针对其他有色人种群体的组织,例如“基督教身份”、“新纳粹”以及光头党等。[1] 

三K党政治影响

编辑

三K党名声大噪

第二次三K党曾经声名大噪,其影响力也从南部扩张到中西部,以及北方各州,甚至到达了加拿大。在其鼎盛时期,大多数组织都迁移到中西部各州。通过许多当选的地方政治家,三K党控制了田纳西印第安纳、俄克拉何马和俄勒冈州等地的政府。其出版物甚至宣称共和党的前总统沃伦·甘梅利尔·哈定也是三K党成员,但是至今尚无任何正式证据足以证明此事。
三K党的代表在1924年纽约举行的民主党全国大会上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以致这次大会被称为“三K党炮制大会”(Klanbake)。大会最后导致了具有三K党背景的威廉·麦克阿杜与信仰天主教的纽约市长阿尔·史密斯的对抗。经过数日的交涉和争论,两位候选人选择了妥协和解。三K党代表推翻了一个有可能禁止该组织活动的民主党论坛纲领。1924年7月4日,数千名三K党成员在新泽西州集结,并且焚烧了十字架史密斯的人像,也庆祝了他们对于论坛纲领的胜利。[1] 

三K党巅峰时期

新三K党在集会 新三K党在集会
在1920年的巅峰时期,三K党拥有4百万以上的成员,其中包括许多政治家。1924年哈里·杜鲁门交纳了10美元加入三K党,但是在一次会议上,三K党的干部要求杜鲁门如果再次当选郡法官的话,就不再聘请任何天主教背景的官员。但是杜鲁门拒绝了这个要求,因为他的许多战友都是天主教徒。最后他被迫退出了这个组织,并被退还了会员费。(杜鲁门在担任美国总统后,对于民权维护作了许多工作,也因此招致了许多三K党人的嫉恨)。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三K党在1929年省选举中发挥了重要影响。他们击败了自由党政府,并使詹姆斯·安德森(James T.M. Anderson )领导的保守党在此后的五年控制了该省政府。另一个在美国具有全国影响的前三K党人是民主党参议员和此后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雨果·布莱克,但是他在后来与该组织断绝了联系。在布莱克的早期政治生涯中,他曾经在亚拉巴马州天主教牧师詹姆斯·柯伊勒(James Coyle)被暗杀一案中为三K党成员之一辩护,并且最终得到了被三K党控制的陪审团的无罪判决。大卫·杜克(David Duke),曾经担任三K党骑士组织的全国领导人直到1978年,他也曾担任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党州议员,后于1980年脱离了三K党组织。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伯德(Robert Byrd)在20多岁的时候也曾经加入三K党,并获得了Kleagle 的称号,1958年,41岁的伯德还在参议院选举中为三K党辩护。之后他曾经说过他加入三K党是他一生中最伟大的错误。[4] 

三K党主要领导

编辑
塞缪尔·鲍尔斯2006年11月5日,美国密西西比州立监狱医院宣布,该州三K党前党魁之一、曾于1998年被投入监狱的塞缪尔·鲍尔斯,因心肺骤停于当天在狱中去世。这位臭名昭著的老人在铁窗内走完了他的余生,终年82岁。
鲍尔斯在三K党内素有“巫师皇帝”之称,曾是赫赫有名的前党魁之一。1966年,他涉嫌策划并组织了对密西西比州的民权激进分子弗农·达默的暗杀行动,使达默被活活烧死。著名的影片《密西西比燃烧》就是以这件事为原型拍摄的。1998年8月,鲍尔斯被指控暗杀,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弗农·达默之子丹尼斯·达默当年曾亲眼目睹爸爸浑身是火的情景,获悉鲍尔斯的死讯,他气愤地说:“他和他的追随者伤害了无数善良人,破坏了许多美好的家庭。”
弗农·达默的遗孀埃莉·达默表示:“他应该被关在监狱里一直到死,现在他确实是这样。他比弗农·达默多活了这么久。[1] 

三K党派生组织

编辑
一些尚在运作的较大规模的三K党组织包括:
美国三K党骑士团教堂
美国三K党帝国
卡梅利亚骑士
另外也有许多小规模团体。
在2003年,有关组织估计在美国尚存在5500到6000人左右的三K党成员,他们分属于约158个分散的组织,其中2/3都在原美国邦联各州之内。其余的三分之一主要分布在美国中西部地区。
自认为三K党的个人也都不会将身份公开。他们通常会使用“AYAK”( Are you a Klansman?(你是三K党吗?)字母组合)来向另一位可能的成员秘密地表示自己的身份。如果对方也是三K党,往往会回答“AKIA” (A Klansman I am(我是三K党)。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也为三K党的各种组织提供法律援助,以保证他们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言论自由的保护。
三K党往往是艺术中极端主义的代名词。他们在英国的音乐剧《杰瑞·斯普林格歌剧》(Jerry Springer)中出现过。
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五个橘核》中,有关于3k党的描述。
玛格利特·米切尔的《飘》中出现过。[1] 

三K党发展趋势

编辑

三K党死灰复燃

已经在美国几乎销声匿迹的三K党,有“东山再起”之势。美国人权组织反诽谤联盟说,不仅老的三K党组织再度开始活动,而且不少地方又成立了新组织。这份报告还指出,三K党在过去一年里,利用公开集会散发传单,特别是利用互联网煽动种族歧视,尤其鼓动反对移民的情绪。
特点:魔爪伸向全美
这份报告说,从纽约首先发起,后来传遍美国各地的反对政府修订更为严厉移民法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是三K党卷土重来的重要导火索
报告指出,这些组织遍及整个美国南部,这里历史上就是三K党活动的主要地区,同时,在原来不活跃的北方,如密歇根州、艾奥瓦州和新泽西州等地,也冒出了不少狂热分子,并且快速向美国中部和西部沿海发展。反诽谤联盟领导人艾兰·库尔赫普说:“三K党在美国全国原有几千名秘密成员,而仅去年一年,就增加了至少数百名中坚分子。”与其他仇恨组织结合并一起行动,也是新三K党的一大特点。[1] 

三K党穿戴

与上世纪不同的是,很多三K党成员不再穿戴他们的“标志”——白色长袍和只露出眼睛的尖头罩,而更多地代以剃光头和穿戴有纳粹标志的服装。但这些人依然在各种集会和仪式中焚烧巨大十字架示威,并配戴滴血十字架表明身份[1] 

三K党包装宣传

新三K党组织吸取了以往过于血腥残暴、引人反感的教训,开始注意包装宣传,积极介入“社区公益活动”。他们经常在青少年夜间聚集的场所用摇滚音乐演唱种族歧视歌曲,向广大青少年灌输种族仇视思想,引诱许多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加入三K党。由于三K党宣扬白人优越论,并披上了爱国主义和宗教的外衣,因而对青少年具有一定的蛊惑性。一大批不谙世事的少年组成了三K党的外围组织。三K党操纵、利用着这些少年,唆使他们去侮辱、威胁、殴打甚至杀害黑人犹太人西班牙人、亚裔人和其他种族的人。[5] 

三K党渗透澳洲

“三K党”阴云笼罩澳军营 种族歧视成军中焦点
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11日在头版刊登了这样一张照片:几名澳大利亚土著及其他黑人新兵被迫盘腿席地而坐,身后站着数名头戴白色头套、打扮如同美国“三K党”成员的士兵。据该报报道,此照片拍摄于2000年9月,照片上的士兵全部来自澳大利亚最大的军营———位于昆士兰州汤斯维尔的拉瓦拉克军营。照片刊登后,澳大利亚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一时间,种族歧视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对于拍摄这张涉嫌宣扬种族歧视的照片,来自汤斯维尔的自由摄影师利查德·弗雷利却表现得不以为然。他否认拉瓦拉克军营存在种族歧视,称照片的拍摄只是一个“玩笑”。
三K党是美国一个宣扬白人至上的组织。从19世纪到20世纪30年代,三K党的存在严重威胁着美国境内、特别是南部各州的黑人居民。三K党成员每次公开露面时,总是头戴白色尖顶头罩、身穿白色长袍,以掩盖他们的真实身份。如今,三K党已成为极端种族主义者的代名词。
此次澳大利亚媒体刊登的照片,再次使澳大利亚境内的黑人居民感到种族歧视的压力。照片上的“受害”士兵已经开始准备采取法律行动,起诉拉瓦拉克军营对他们施行种族歧视。[5] 

三K党中国党派

编辑
1924年6月17日,上海《时事新报》刊登出了一张离奇的照片,三个“三K党”党员白衣蒙面,只露出眼睛和嘴,胸前会有党徽装束与美国的“三K党”完全一样,照片说明是“何谓三K党”。众所周知,美国“三K党”是在美国历史最悠久,最广大的白人种族主义组织。但是鲜为人知的是,在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也有一个本土的“三K党”曾经存在。
1924年,中国“三K党”开始在中英文大报上大作广告宣传,并且到处散发传单,号召人们入党。宣传说要组织一个在“帝国党”之下的“三K党”,他们宣称要为中国人民谋福利,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反对中国官僚的种种祸国殃民,腐败贪污的行为。上海舆论为之哗然,不少人登报质问这个“三K党”与美国“三K党”究竟有没有什么样内在的联系呢。既然自称是爱国党派,为什么非要以外国字母作为党名,中国人的组织为什么却要以英文来交流,行为装束神乎其神,十分神秘,难道有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勾当吗?甚至还有人斥责它为美国侵华形式之一。
在公众纷纷抨击和质疑的时候,《申报》、《时事新报》纷纷派记者前往“三K党”总部探访。记者报道说,“三K党”总部的墙上张挂有中美两国的国旗,该党的最高首领被称为“最高克兰”,第二首领称为“大狮”为领袖的助理。往下则依次为“大龙”,“大虎”,“大豹”,“大熊”,“大象”,最低一级的是“大骆驼”,分科行事,组织严密,上海的“三K党”党员大多数由华人银行家,以及洋行中的华人雇员组成,入党需要交费大洋1元作为会费,以后每月的月费是5角,且成为党员还要有较高的收入。
正在舆论沸沸扬扬之时,有人投书《时事新报》,揭露“三K党”有盗匪行径。一名洋行买办回家,发现他放在汽车中的草帽上被插上了一封信,信上说,我们“三K党”经费短缺,听说您乐于公益,请赞助我们万元并且加入我们党,这种侵入别人汽车索要钱财的事,如刑事犯罪,上海警方下决心要取缔“三K党”。淞沪警备厅查封了“三K党”的总部,之后,广州等城市也查抄了“三K党”,并发布了通告,宣布秘密结社违反治安警察法,立即解散。喧嚣一时的中国“三K党”从此烟消云散。[4]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 现代史 外国历史 各国历史 历史